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最新章节

第十三章 学校的战争(四)

作品:不死军神 编号:234590

    第十三章 学校的战争(四)

    等了大约一个小时,我实在是忍不住了,便又拿出军用电话,准备问问王姐什么时候能够给我们送来食物和水。

    就在这时候,电话就响了,王姐的声音传了过来:“金仓吗?我们的战士已经找到了可以给你们投递食物和水的位置,你现在上图书馆的二楼,打开靠近文化艺术馆的窗户,我们的人会尽量的给你们投递过去食物和水。”

    我大喜,一边道谢,一边飞也似的跑到窗户边,和几名同学一起把原本堆在窗户边作为防护的书桌搬开。对面文化艺术馆里已经有几个人在等着我们,一见到我们打开窗户,便冲我们打手势。

    我仔细看时,明白了他们的意思,是叫我们不要出声,安静的去配合他们投递食物和水。现在的种种情形,一旦让那些恐怖分子知道有人暗中给我们补给食物和水,一定会再次的开战的。

    我和王老师急忙挑选了几名力气大的同学帮忙,把对面扔过来的一根长绳接住,并且固定在窗户上。

    绳索固定好了之后,文化艺术馆里的那几名军人便把一些食物和水一次次的顺着绳索划过来,我们这边的同学负责接下食物和水,并转移到一旁。大家虽然是第一次合作,但居然一点都不生疏,一切在安静之中井然有序地进行,很快我们就有了一大堆的食物和水。

    我暗暗庆幸,知道这下不会再有哪位同学要求自己出去找出路了。毕竟现在的学生大多数的都是娇生惯养的温室花朵,能够在这种情况下独自找出路的人还是不多的。

    看着几乎是最后的一桶水已经被一位同学从绳索上接了下来,我提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还好,那些和我们一样没有食物和水的恐怖分子,并没有发现我们这边的地下活动。、

    王老师也不由自主地松了口气,小声说道:“这下好了,我们终于有食物和水了……”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听见有人大声吼道:“有人靠近,开枪!快开枪!”

    紧接着就是一阵密集的枪声传来,我看见对面的一名军人突然浑身一颤,他胸前的衣服上立即红了,他被打中了。

    对面的军人立即缩回文化艺术馆内,再也不敢在那边的窗户边露头。我也赶紧的和几名同学一起把书桌搬回来堵住窗户,内心却一片的惊慌。

    死人流血我不是没有见过,也并没有觉得有什么大不了的。但是这一次,却是让我内心十分的惊慌和难过,毕竟那名军人是为了给我们送食物和水才中弹的,而且就在我的眼前。

    王老师也看见了这一幕,他的脸色很是难看,大概他的心里也是非常的惊慌和难过的。

    一些同样看见了这一幕的同学,一个个的都惊呆了,站在原地不知道动弹。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闭上眼睛咬牙说道:“把这些食物和水分一分,每个同学都要拿到……告诉他们,刚才的那名军人,为了我们……恐怕已经失去了他宝贵的生命。虽然现在我们什么都做不了,但是我们一定要记住他,是他,用他的生命为我们送来的这些食物和水……”

    我说了很多,但却一直觉得无法表达自己现在的感受和心情,说到最后,我只能默默的对着那个中弹的军人深深的鞠躬……

    很多同学也和我一样,对着那个军人倒下的地方默默的鞠躬,很多女生忍不住的就开始流泪。

    外面的枪声似乎是导火索,一开始就没打算轻易地的停下来。密集的枪声中夹杂着爆炸声和怒吼声、惨叫声,一切的一切似乎又回到了袭击刚开始的时候。

    引起这些的是我吗?我在心底一次次的问自己,我感觉自己的罪孽太大了,如果不是我要求他们给我们送来食物和水,如果不是我说文化艺术馆和图书馆之间可以投递食物和水,也许这些都不会发生……也许……

    王老师似乎看出来我的想法,在一旁轻声说道:“别想太多了,这和你没关系……”

    我知道他在安慰我,但是我还是不能原谅我自己。

    于是我拿起了军用电话:“王姐,对不起……都怪我,害的……”

    王姐打断我的话:“怎么能怪你呢?你想太多了。我们的士兵就是我们的人民服务的,在人民需要的时候,那怕是付出我们的生命,也在所不惜……”她说着这些看起来有些冠冕堂皇的话,声音中却传出来了一丝丝的痛苦和压抑,我知道她其实很伤心,也很难过,只是为了不让我太过自责,所以才故意说的如此的轻描淡写……

    我默默的听着王姐的话,心里暗暗的责怪自己:为什么我不选择再等一会儿呢?也许再等几分钟或几小时,政府和恐怖分子们谈好了条件,就不会再有人牺牲,也不会让大家都难受。我是不是太着急了,是不是没有一点点的为那些在战场上舍生忘死的战士们着想?我是不是错了?是不是不该这样做?我……

    我的头又开始疼了,很疼。我忍不住蹲下,使劲儿的抓着自己的头发,大声的问王姐:“我是不是不该要求你们给我们送食物和水?我错了吗?”

    王姐沉默了一下,缓缓地说道:“你知道吗,刚才听到这个消息,我几乎忍不住要开枪杀了你,为……为我们的战士讨个公道。但是刚才我们团长的一番话,彻底的把我骂醒了。我们军人本来就是为所有需要帮助的人民服务的,也是保护这个国家和这个国家的所有的人的,所以,我们的牺牲,只要是对你们有所帮助……就是……就是值得的……那怕是……那怕是为了送一点点食物和水,也是……我不怪你,真的……你……”

    我听见王姐在哭泣,她的话虽然说得很好听,但是她的内心之中,一定是怪我的。我不知道该怎样安慰她,只好默默的听着她说下去。

    王姐说了很多,她的内心之中肯定很痛苦,也很无奈,只有通过说话来缓解自己的情绪。但是有一个声音打断了王姐的话,这是一个很严肃的声音:“金仓同学,对不起,我们的联络官情绪有些失控,说了很多不该说的话,请原谅!”

    我在一愣之后,大声说道:“不,她没有说错,这件事情是我没有想得周到,害死了一名优秀的军人……”

    那个严肃的声音沉默了,很久之后才缓缓说道:“你不要想得太多,这只是很正常的一次任务失败,在战争之中经常发生,没什么……对了,你也不要自责,这和你没什么关系的,怪只怪那些恐怖分子太狡猾,也太残忍。要不是因为有很多人质在他们手上,我们担心会伤及无辜的话,我一定会带领全团官兵和他们抖个鱼死网破,绝不让他们再逍遥法外、为祸世间!”

    我并没有原谅自己,但是也知道我对此已经无能为力,只好很诚恳地说道:“真的对不起,等这件事情结束了之后,我一定会去看望那位因为我而牺牲的战士。”

    严肃的声音又一次的沉默,很久之后才叹息一声:“金仓,等这件事情结束了,如果我还活着的话,我会到这所学校来接你,到时候我们一起去看望他。”

    我重重应了一声,心情更是沉重。我的直觉告诉我,刚才牺牲的这个人,一定不简单。

    这一次的袭击事件,死伤的人绝对不会少,其中军人也会有很多,这是必然的事情。但是也没见部队的人情绪如此的低落和伤心的,而这个人的牺牲,却让王姐如此的伤心失态,加上刚才的那个严肃的人的话和态度,我就知道这个人一定不简单了。

    也许,我这次给我们的国家造成了很大的一个人才损失。

    这个罪名虽然大了一些,但是我的责任是一定有的,而且并不会太小。所以我的心情就更加的沉重了。

    放下电话,我放佛再也听不见外面的枪声和爆炸声了,整个人进入了一种很奇妙的世界之中。在这个世界里,我听不见也看不见,但是我可感觉到有一个声音,这个声音很轻很轻,轻到无法用耳朵听,只能用心去感受。

    我细细地感受着这个声音,慢慢的我明白了这个声音的意思:做事少思考,害人害己,让别人伤心难过,也让自己后悔伤心。

    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我的耳朵再一次开始听见枪声和爆炸声。

    我回过神来,看一眼正在吃东西的同学们,又看一眼站在我身边的了一个同学,他奇怪地看着我,正打算递给我一些面包的手不知道为什么,居然缩了回去。

    我在他的眼睛里看到了一丝丝的恐惧。这恐惧不是外面的战争引起来的,而是因为我引起来的。

    我皱了皱眉头:“怎么啦?”

    他犹豫了一下,还是大胆地递给我面包,然后说道:“你的眼睛怎么这么红?是不是一夜没睡觉……”

    我心里一动,知道刚才我的眼神肯定十分的吓人,不然这位男同学也不会被我吓到:“是啊,没睡觉,所以就……”

    我比划一下,示意自己是太过疲倦了。然后不再理会他,大口的吃了手里的面包,站起身来,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走到一边去,不想让他再看到我的眼睛。

    我感觉到自己的眼睛一定是充满了对那位战士的歉意和对打死那位战士的恐怖分子的敌意,这两种眼神交织在一起,一定十分的吓人。甚至于,我有种想杀了那个恐怖分子的想法。

    这一次的枪声和爆炸声又持续了将近两小时,很多同学似乎已经慢慢的习惯了这些声音,一个个的都不再像昨晚那样害怕,都在吃过东西之后,或找地方休息,或坚守在了自己的岗位上。

    除了守在一楼的同学们之外,二楼的男生和几名老师也都坚守在几个窗户边,防止有恐怖分子打进来伤害大家。

    王老师吃过东西之后,精神明显好转,他一边指挥大家加固那些临时防御,一边冲我叫道:“金仓,再联系下部队的人,看看到底什么时候我们能被救出去?”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接通了王姐:“怎么还在打啊?谈判是不是破裂了?”

    王姐的情绪好了一些:“只是我们这一片还在交火,别的地方已经都停火了,谈判还在继续,估计很快就会有结果了。你们再等等,一有结果,我就会马上和你联系的。”

    我默默的挂断电话,转达了王姐的话,很多同学的眼中都有了希望,连王老师都轻松的笑了一下。

    我还在想着死去的那个战士,暗暗叹了口气,知道并不是所有的人都会为了那位战士而伤心很久,也理解他们,所以不再多说,耐心地等着王姐的消息。

    和王姐通过电话之后不久,枪声就慢慢的停了下来,看起来是得到了消息,交战双方都不再开枪了。

    枪声停止不到半个小时,王姐就给我打来电话:“谈判结束了,恐怖分子答应放过大多数人质,只带走十名人质。这十名人质,等他们离开这里到达安全的地方之后,就会全部放回。我们一会儿就派人来救你们,在这之前,你们不要出来,免得被撤退的恐怖分子抓住当做了新的人质。”

    我心里也有些欢喜了,大声把这个消息告诉了所有被困在图书馆里的同学们和老师们。同学们顿时一片的欢呼,之前的恐惧和疲倦似乎一下子全部消失的无影无踪,一个个的都忍不住开怀大笑。

    劫后余生的感觉,让大家都感触良多,但无一例外的,就是欢喜。大难不死,谁不开心?

    我也欢喜,但是却面临着新的困境——那个战士的死,让我始终无法释怀。

    王老师这时候对我说道:“谢谢你,金仓。这一次多亏了你,要不是你的话,我们这些人也许就……哎,别的都不说了,以后你就是我的朋友,有什么事,尽管开口,我保证竭尽全力……”

    很多同学也在一旁七嘴八舌地说着同样的话,就连一些并不熟悉的同学也纷纷对我表示感谢。

    换做几个小时前,我一定会有一种飘飘然的感觉,甚至是会洋洋得意一回。但是现在,我却再也没有了那种感觉,只是礼貌地回答着王老师和同学们,然后平静地说出了我心里的想法:“王姐已经强调了,我们不能随便的出去,防止被抓取当人质,这一次大家一定要听从王姐他们的命令,千万不要乱来,留在这里等待救援。”

    同学们一致的答应了,王老师也点头说道:“不会了,这次有了希望,不会再有人想要乱来的。”

    我点点头,沉默了一阵,转身走到图书馆的大门边,从一道缝隙之中往外看了看,仔细的想了一阵,然后对王老师说道:“让同学们收拾一下,一会儿出去了之后,把那些晕倒了同学尽快的送到医院去治疗。然后就是把所有的食物和水分给同学们,每人都要有份儿。出去之后,短时间之内,学校没有可能恢复上课,食堂也很难正常营业,所以要带着食物出去。”顿了一下:“还有就是,肯定有很多同学和老师受伤的,我们出去之后要尽量的帮助他们。”

    王老师点点头,转身去分食物和水给同学们,我则挑选了五十名身体素质好一些的男女同学,分成十个小组,大家一致决定在获救之后,去帮助那些受伤的同学们和老师们,为那些需要帮助的人尽一份力。

    我们刚刚做好准备,王姐的电话就到了,说一会儿就有人过来救我们。

    等了不一会儿,便真的有军人过来护着我们离开。我们排成队列,男女各两队,四队整整齐齐的走出图书馆,就像是打了胜仗凯旋的军队。只可惜在队伍的后面,每两名男同学用书桌抬着的那些曾晕倒了的同学,把一切都给改变了。我们不像是凯旋,倒像是铩羽而归,颇有些狼狈。

    好在我们这些学生和老师之中并没有伤亡,不然的话,就更像是打了败仗的溃逃队伍了。

    出了图书馆,我们都有一种再世为人的感觉,很多同学忍不住再一次的流下眼泪。只不过这一次的眼泪,不再是因为惊恐害怕,而是因为高兴,因为开心。而那些凶残的恐怖分子,也一个都看不见了,大约是已经全部撤离了。只是不知道他们带走的十个人质,结果到底会如何?

    我和五十名身体素质较好的同学在走出图书馆之后,立刻按照之前分好的小组,朝着各自的目的地出发,去协助救人。

    我和五名同学朝着学校外的医院赶去,因为那里是袭击的初发之地,伤亡也一定会最大。现在恐怖分子已经全部撤走,医院又是治疗伤病的地方,一定需要更多地人帮忙。

    沿途的地面上到处都是战斗过的痕迹,无论是炸弹炸出来的大坑,还是人们受伤后留下的血迹,亦或是被人们抬着匆匆忙忙送往医院的伤者,都让我一阵阵的后怕和不安。

    我的心里,突然又想到了那个牺牲了的战士。

    接着,我突然想起了两个人,一个是周惠,她是医院的护士,不知道有没有受伤或者被……另外一个居然是杜一菲,按照杜一菲的聪明,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但是在这个战火纷飞的时候,谁又能预料得到会发什么什么呢?

    几乎在想到周惠和杜一菲的同时,我又想到了我的室友们,大张、小李子和阿强,他们跑回宿舍了,也不知道有没有事。

    再然后,我想到了很多人,同班同学、教我的老师们、甚至是一些学校的职工、校外餐馆的老板、网吧的网管……反正很多的人,我都有些担心他们的安危。

    但愿所有的人都安全,尽管这个愿望很不现实。

    一路上我们六个人碰到了无数的伤者,他们有的还比较的幸运,只是一些小伤,有的就倒霉了些,伤势很重,缺胳膊少腿的都见到了好几个,还有一些人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看样子生还的希望已经不大了。

    我和一名同学抬着一位腹部受伤的同学快步跑向医院,另外的四名同学也都抬着或扶着伤员赶往医院,虽然大家没说一句话,但是脸上都是一样的沉重表情。这一次的恐怖事件,给很多的人和家庭造成的终生的伤害。

    医院里早已经人满为患,很多伤者被迫在医院的外面公路上等着医生的治疗,伤势较重的则被医生和护士优先抬进医院里面去治疗了。毕竟能多救治一个人也是好的,医院便采取了优先治疗伤势较重的伤者。

    我把抬着的伤者交给护士之后,便急急忙忙的去找周惠,我很是担心这个对我很好的护士姐姐。

    在拥挤的医院之中,我找了很久才找到了周惠,看起来她没有事情,还在医院中忙碌着。我担心会打扰到她,便只远远的看了她一眼,确定她没事之后,就离开了医院,再去帮助别的人。

    我们六个同学一直忙到晚上天黑,很多同学和老师在得到救助之后,只要是没有受伤的,也加入到了救人的行列之中。在这些同学的帮助之下,被救的人越来越多,一个个感人的场面也纷纷呈现在了我们的眼前,感动了更多的人加入到了救人的行列之中。

    如此的一面,在以前的学校里,是我们根本想象不到的。我们都以为现如今的人,能够在别人需要帮助的时候伸出援手的,已经很少了,却没有想到,在真正的灾难面前,还是有很多的人愿意去帮助别人的。

    校设医院的医生护士,包括一些医疗设施明显的不够,幸亏关键时刻军队的军医们出手相助,他们医术精湛、设备精良,在很大程度上缓解了因为缺少医生护士,以及医疗设备而带来的困境,解了燃眉之急。

    基本上在天黑的时候,所有的伤者都得到了有效的治疗,当然有一些伤势过重的伤者,也在治疗之中,或治疗之后,失去了生命。

    罪恶的恐怖分子们,这一次给这里的所有儿女带来了前所未有的灾难,这里的人们死伤无数,这里的建筑被毁坏无数,这里的一切都将因此而改变。

    很多年后,人们一旦想起这件事情,还是会心有余悸,也还是会暗暗祈祷,不要再发生这样的事情……

    晚上我和五名同学一道回到宿舍,看着几乎被全部毁坏的宿舍大楼,我的心里突然就咯嘣了一下:大张、小李子和阿强他们不会被……这个想法刚一出现在我的脑海之中,就被我生生的掐灭了,我害怕想下去,也不敢再想下去了……

作者:金仓 类型:历史军事

上一章 全文阅读 下一章

能让您欲罢不能的这本历史军事小说《不死军神》写作家:(金仓)为网友评定为上乘之作的转载作品,本章节为《第十三章 学校的战争(四)》,章节编号:234590,为了宣传本书,为了让作者发现自己的书有多么的受欢迎,为了鼓励正版市场,热情网友不辞辛苦转载至此,不死军神让更多的人爱上这样一本书。如果可以,百度一下吧:万万册我们的网址要记好哟http://www.txtwa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