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最新章节

第二十七章 追杀(四)

作品:不死军神 编号:234604

    第二十七章 追杀(四)

    我们没有去安全屋,在一系列的事情发生之后,安全屋已经不再安全。

    孙恒回到1008团的团部之后,便被他们的一位团部参谋给带去问话。幸亏孙恒警惕性很高,没有说实话,否则的话,我们现在可能都已经被抓走了。

    听他说,他们的那个团部参谋,一开始还想从他的嘴里问出我的下落,对他还是相当的客气的。后来,当那个参谋从一些蛛丝马迹中发现孙恒不可能说出我的下落之后,就变脸了。他命人把孙恒关到了禁闭室,逼问我的下落,期间威逼利诱,只差没有动用酷刑。

    孙恒最后也没有说出实情,而是一口咬定,我和他是步行逃回来的。至于我,他说我在路上,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丢了。孙恒还要求派人寻找我,曾一度差点骗过了那个参谋。

    可惜的是最后还是被那个参谋识破了,孙恒也被关在禁闭室反省,直到我去救他出来。

    听过他这一夜的经历,我忍不住的哈哈大笑起来:“看来现在想要我的人头的人还真是不少啊,就是不知道谁能够最后得到我的人头,换取那五百万的巨款。”

    孙恒听了我的话,正色说道:“虽然五百万的确是一笔巨款,但是也不是所有的人都会为此动心杀人。我想一定会有人站出来帮助我们的。像我们团里的某一些人,为了钱而不顾正义的,毕竟还是少数……”

    我点点头,一指孙恒:“你就不是那样的人,否则的话,我只怕已经死了三百回了……”

    孙恒苦笑一声:“别把我说得如此高尚,其实我只不过是在尽自己的本分。我是一名……我现在可以告诉你了,其实我是一名特种兵,属于国家特别设立的一个部门,相当于是老百姓常说的特工、间谍。也许你有听说过,我这一类的人的职责,就是监管军队中的某一些心怀鬼胎、企图出卖国家利益的人,以及分辨并找出那些打入我们军队内部的敌国间谍。总之一句话,我就是我们军队中的一个特工。”

    我大概听明白了他所说的意思,也正式的认识了他。他就是专门打击那些企图卖国求荣的人的人,也是专门打击敌国潜入我国的特工的人。相当于是反特工的那一类人,是保护我国情报和利益的。

    至于他所属的单位到底叫什么,他没说,我也不会问,这些应该是国家的机密,不能随便外传的。

    我感觉现在有些安全感了,至少比先前什么都不知道的时候多了一丝的安全感。有一个特工——就像是007一样的人在保护我,我还有什么好怕的呢?

    于是我把手枪再次还给孙恒:“还是你拿着它比较好,它在你的手里才能发挥它真实的作用。”

    孙恒笑笑:“其实你很不错,就这一次你救我出来,足以说明你的机智勇敢,胜过了绝大多数的人。枪我先收着,如果有可能的话,我会给你也弄一支枪的。到时候我会教你射击,增强我们的实力,保证我们自己的安全……”

    我点点头:“到时候再说这个吧。现在我在想,我们能去哪里呢?哪里又是安全的呢?”

    孙恒闻言,好半晌都没能说出话来。

    我也是沉默不言,因为不知道到底该去哪里才能安全。

    孙恒想了很久才说道:“我想现在只有一个地方是安全的,但是我不知道你去那个地方的话会不会……”

    我立刻就明白了他的意思:“你说的是你们的部门吧?我不会被允许去那里的。我知道那个地方不是我这样的人可以随便进入的,你也不用想带我去那里。”

    孙恒皱眉说道:“鉴于保密条例,我的确不能带你去那里。但是现在我们已经是没地方可去了,难道就这样等着那些杀手来杀了我们?”

    我强笑一声:“没事,大不了你先回去,我自己想想办法,说不定就可以想到办法逃过一劫。”

    孙恒看了我一眼,脸色一正,说道:“你把我看成什么人了?我是那样只顾自己、不管别人的人吗?你太小看我孙恒了,不说你刚刚才救了我,就算只是一个我不认识的路人,在他有危险的时候,我也不会为了自己逃命而不去救他的。我当兵的第一天,就已经下定了决心,绝不做那样的人!”

    我感觉说错了话,急忙笑道:“是我说错了,你别生气。我知道你不是那样的人!只是在现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一起逃,说不定就会被一起杀死。分开的话,你完全可以活下去。我们没有必要一起送死的嘛……”

    孙恒怒道:“我说过了,我不会丢下你独自一人逃生的,你不用再说下去了。”

    我见他发火,感动之余,只得转过话题:“那你说说,我们现在怎么办?总不能就在车上你等着吧?”

    孙恒想了想:“那当然不行。我们这车是借来的,迟早会被那些想要我们性命的人给查出来,说实在的,我们应该马上丢弃这辆车,想别办法逃走。但是我担心你不能长途跋涉,所以才没有说出来而已。”

    我心知是我连累了他,小声说道:“你看我们能不能丢了这辆车之后再去借一辆车?”

    孙恒摇摇头:“不行,我已经说过了,这样的事情不能再做了。”

    我暗暗叹了口气,说道:“那你现在身上有钱吗?要不我们去坐公交车,或者是火车。”

    孙恒一摸他的口袋,苦笑道:“我现在穷得很,身上别说钱了,就连一张纸都没有……”他忽地不再说话,而是低头沉思起来。

    我正想问他是不是想到了什么,他却大声说道:“对了,我们有钱了。”

    看他一脸的惊喜,我有些意外:“怎么又有钱了呢?”

    孙恒笑道:“你不说钱的事,我都快忘了。我们每一个人,都有一笔行动资金。这笔行动资金平时是不准随便动用的。但是现在我们遇到了紧急情况,按规定就可以动用了。我们这就去把钱拿出来,买一辆二手车,换了车继续跑路……至于去哪儿,到时候再说,车到山前必有路,你说是不是?”

    我也是大喜,赶紧催他:“那还不赶紧找最近的二手车行换车去,迟了恐怕会被他们顺着这辆警车找到我们了……”

    孙恒立即启动警车上路,开始了我们新的逃亡生涯……

    这一次孙恒让我长了见识,我们在一家银行里,孙恒只说了几句话,银行的经理就亲自接待了我们,随后我们就拿到了一大笔钱。

    这在以前,我想都不敢想,有谁见过取钱什么都不要的?没卡没存折,也没有身份证明,几句话就拿钱,说出去都不会有人相信的事,就发生在我的眼前。

    孙恒对吉普车是情有独钟,大概是因为他开惯了军用的吉普,所以我们就换了一辆二手的吉普车。这车外形看起来有点久,但是孙恒说它的发动机很好,价格也便宜,所以就买了它。

    我不顾孙恒的反对,花了一点钱,要车行的老板帮我们把警车送去这里的公安局,然后再托公安局送回原来的那个派出所。

    孙恒反对我这样做的原因,其实是怕因此泄露了我们换车逃跑这一事实,我也知道他的想法。我之所以坚持要这样做,却是因为我已经想到了一个办法,我自信完全可以让那些杀手们再也找不到我们。

    我见二手车行里有一辆半新的本田摩托车,便要求孙恒买了。我们和车行老板一起把吉普车后排的座椅给卸了,把摩托车给装了进去。

    孙恒问我为什么要买一辆旧摩托车,我笑着解释:“因为我们要去的地方用得上。”

    孙恒没再多问,我却又在车行的旁边的一家商店里买了一个小号的铁皮油桶,和一些其他的东西。

    等我们记过加油站的时候,我把铁皮油桶给加满了汽油,准备将来使用。

    孙恒没有问我要去的地方是哪里,他大概已经猜出来了,路过一个手机专卖店的时候,他停下车来,进去购买了两部手机,办了手机卡,交了费用,一副要远行的样子。

    我们还准备了很多食物和水,把一辆吉普车给塞得满满的。很多看到我们买东西的人,都是一副很奇怪的样子。

    我们自然管不了这些,只是准备充分后,便开车离开了。

    我们在路上的时候,基本上不停车。饿了就吃我们准备的食物,渴了就喝我们准备好的水,除非要上厕所,不然就一直呆在车上顺着我指给孙恒的道路飞奔。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的车上的食物和水就渐渐的少了。孙恒终于忍不住问道:“你确定要这样做吗?会不会给你的家人带来什么危险?”

    我笑了:“放心,我不是要回我的家,也不是要去我的家乡。我的家乡现在不安全,我也不想连累我的家人。我们这一次去投靠的,只是一个外人。”

    孙恒奇道:“外人?我们去投靠一个外人,这……能行吗?”

    我很肯定地说道:“相信我,一定没问题!”

    孙恒便不再多问,专心开车,神色也有些轻松起来。

    我指的道路越来越接近我的老家,也越来越不好走。

    我老家在大山之中,公路建设很是落后。很多地方虽然有了公路,但都是清一色的泥巴路,而且只有一个车道,非常难走。

    孙恒开车的技术本来是很好的,到遇到这样的道路,他也只能是小心翼翼的慢慢开,生怕会一不小心就冲出公路,掉到悬崖下去。

    我直接指挥他把车开到了距离我的老家不足一百公里的一处农家稻场中。孙恒停下车子的时候,这户农家的土屋中已经有人在说话:“是谁的车啊?你去看看……”

    说话的人是一个中年农民,虽然今年只有四十岁,但是因为常年的劳累,加上风吹日晒,看起来至少也有五十了。

    这个农民大叔从他的屋子里走出来,只看了一眼,便叫道:“是金仓啊?你怎么会有车啦?你不是在读书的吗?”

    我笑着上前:“陈大叔,你先别着急问我,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朋友,也是我大学里面的老师,姓孙,叫孙恒。”

    陈大叔赶紧的说道:“哎呀,是孙老师啊,快进屋,快进屋,对不住了,我不认识您,怠慢您了……”

    孙恒看了我一眼,赶紧上前一把握住陈大叔的手:“陈大叔您太客气了,您就叫我一声孙恒就行了,什么老师不老师的,这里又不是学校,不用这么客气。”

    陈大叔呵呵笑了,很开心的样子:“那好,我就托大叫你孙恒,孙恒啊,快进屋坐。对了,你怎么会和金仓一起到我们这个穷山沟里来呢?我们这里太穷了,怕招待不好你啊……”

    我赶紧说道:“陈大叔,你就不要客气了。我们也不是到你家里来的。”

    陈大叔“哦”了一声:“那你们是到哪里来?不会是去你……啊,哈哈……”

    我苦笑,但是还真的就只能承认:“就是去找我妹妹去的,您也别笑话我了。孙老师听我说起我妹妹的事情,想要帮助我妹妹上大学,这才和我一起过来看看的。您啦,别想太多了啊。”

    陈大叔一愣,随即大声说道:“孙老师真是个好人啊!那家的孩子很聪明,又刻苦,学习成绩一直都很好,可惜她家条件不好,没钱供她上大学……哎,她也是个苦命的孩子……要是孙老师可以帮忙的话,那就太好了,我第一个替孩子谢谢你了。谢谢……”陈大叔说着话,对着孙恒就弯腰鞠躬。

    孙恒吃了一惊,赶紧的拦住陈大叔,回头看了我一眼,眼里都是责怪我的神色。

    我赶紧说道:“陈大叔,别耽搁我们的时间了,等以后我有时间了再来看您。现在我们要去办正事了。对了,孙老师的车开不上去了,就借在您这里,您帮忙看着点儿,别让人乱动。”

    陈大叔急忙说道:“放心吧,我会看着的。在我这里,没人会动它的。”

    我笑着说道:“前面的路太差了,这车开不上去,占用您的地方几天。我们车后面还有一辆摩托车,一会儿您帮帮忙,我们下下来开着去。”

    陈大叔赶紧上前帮忙,和我们一起把那辆二手的本田摩托车给弄了下来。

    陈大叔见了这摩托车便大惊小怪地说道:“孙老师真是有钱的人啊,开着大车,还带着新摩托车,啧啧……真是有钱人。”

    孙恒不知道怎么回答了,我替他说道:“那是,不然的话怎么帮助我那妹妹上大学?您知道的,上大学要花很多钱的……”

    陈大叔点点头,一副很了解的样子。

    我便和孙恒辞别了陈大叔,由我驾驶摩托车,带着孙恒一起沿着泥泞不堪的山路继续前进。

    我虽然不会开车,但是却会驾驶摩托车。而且因为是在我们这里的泥巴路上学会的,所以技术还真不是一般的好。像这样的泥泞小路,我照样可以带着好几个人行驶,而且保证平稳。

    孙恒到没有因为这个而说什么,他只怪我不该骗陈大叔。我只好便开车边解释:“乡下的人都很忠实的,我要是不这样说的话,他们反而会怀疑你的来历。那样一来,不出三天,就会有各种各样的猜测传出来,我们的计划就很可能会失败。现在我这样一说,你就成了乡亲们心目中的好人,对待好人,他们是不会有任何的怀疑的。”

    孙恒这才明白了我的本意,但是还是有些不解:“你的妹妹不是和你住在一起的?你不是说不回你的老家的吗?”

    我苦笑道:“你相信现在还有指腹为婚那回事吗?”

    孙恒一愣,随即笑道:“原来不是你的妹妹,而是你的未婚妻……我明白了,哈哈,原来你还有这么一档子事啊,都把我给弄糊涂了。”

    我赶紧说道:“不许笑话我,这都什么时代了,那些老人们做的事情,我可不会当真……再说了,我也真的想要把我的……我的妹妹带到学校去旁听,她的成绩一直很好,只是因为家里穷,没钱上大学,所以才辍学的……”

    孙恒沉默了一会儿,突然说道:“这事我看就按你说的办,我手里还有一笔钱,做你未婚……不是,做你妹妹的学费足够了,一会儿见到你妹妹,就按你刚才说的办。”

    孙恒的这句话有些出乎我的意料,我忍不住说道:“这不好吧?我只是随口一说的,不是真的想要你的钱。再说了,你的钱是你的经费,可不能用作别的用处啊。”

    孙恒坚持他的意思:“没事,到时候我就说是花完了不就行啦。你也别多说了,就这么办。”顿了一下:“我们这次去打扰你妹妹全家,总要有些表示不是,难道还让我们在你妹妹家里白吃白喝啊?”

    我笑了:“谢谢你。我们乡下人都是很好客的,白吃白喝那是很正常的事情,不比城里人,干什么都要钱。”

    孙恒也笑了:“我原本也是乡下人,我小的时候我们那里也和你们这里一样,基本上只要是吃饭的时候,遇到谁家在吃饭的话,主人都会主动的邀请客人一起吃……不过后来经济发展了,大家都有钱了,却反而学起了城里人,什么都用钱来衡量……”

    我知道他有些想家,于是说道:“你就把这里当成是你小时候的家乡,我们在这里呆上一段时间,等想到办法保命了,或者是万龙会被彻底的消灭了,我们再回去。”

    孙恒点点头:“现在也只能如此了。这里如此的偏僻,我乡不会有人找得到的。我们在这里一定会很安全。”

    我笑道:“那当然,不然的话我会带你到这里来吗?对了,我们被人追杀的事,一定不能说出去。我担心吓着我妹妹他们,那可就不好了。”

    孙恒说道:“这是自然,你就放心吧,我会守口如瓶的。”

    我又和孙恒说了一些要注意的细节,孙恒一一答应了,我们也基本上到了我妹妹的家里。

    我的这个妹妹复姓东方,单名一个玉字。东方这个姓氏,在我们这边是很少的,除了东方玉他们一家之外,就只有东方玉的叔叔一家了。

    东方玉他们一家是从很远的地方搬过来的,那是很久之前的事情,现在已经不被当地人记住了。东方玉的父亲叫东方勇,听别人说他本来是叫东方忠勇的,后来为了和我们这边的人更亲密一些,便改成了三个字——东方勇。我们这边的人的姓名一般都是三个字的,偶尔有两个字的,但是从来就没有四个字的。

作者:金仓 类型:历史军事

上一章 全文阅读 下一章

能让您欲罢不能的这本历史军事小说《不死军神》写作家:(金仓)为网友评定为上乘之作的转载作品,本章节为《第二十七章 追杀(四)》,章节编号:234604,为了宣传本书,为了让作者发现自己的书有多么的受欢迎,为了鼓励正版市场,热情网友不辞辛苦转载至此,不死军神让更多的人爱上这样一本书。如果可以,百度一下吧:万万册我们的网址要记好哟http://www.txtwan.cc